蒜泥科技:为西安科技创业者打开“芝麻”之门
本文来源: 新华网 2017-03-20 20:04:26 编辑: 秦新强
2013年,对于曾凡宏来说,是他生命中的转折点。他舍弃年薪百万的高管职位,创办西安蒜泥科技孵化器。

蒜泥科技:为西安科技创业者打开“芝麻”之门

2013年,对于曾凡宏来说,是他生命中的转折点。他舍弃年薪百万的高管职位,创办西安蒜泥科技孵化器。2016年,他所创建的西安蒜泥科技孵化器被科技部评为国家级众创空间、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。

从打工皇帝,到助力创业的创业者,他就是西安蒜泥孵化器有限公司董事长曾凡宏。

蒜泥科技孵化器成立于2013年11月,主要孵化方向为:智能感知与图像理解、多维全彩扫描、3D打印技术、虚拟现实技术、智能制造、机器人、无人机应用技术等。

蒜泥科技孵化器与美国硅谷创客资本、以色列洼地科技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。美国硅谷和以色列洼地是全球科技创业最重要的聚集地,快节奏的创业氛围与高频次的技术迭代环境造就了科技创业的天堂。而蒜泥则是中国西北3D智能创业的最专业环境,双方的优势资源整合,引入Top line高科技基金及创新创业学院课程,为西安本地创业者提供更专业的科技创业环境。

蒜泥科技最引人注目的是蒜泥创新实验室。“实验室主要是给创业公司做研发实验、打样使用。里面有3D打印机、切割机、开源软硬件、手工坊等一系列设备。有了这个创新实验室,创业公司就不用为了实验自己购买设备,这样就为孵化基地的创业公司节约了成本”。

曾凡宏出生于安徽,大学期间学的是财务专业。毕业后先在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做财务、投资工作。创业之前,曾凡宏在这家上市公司前后干了12年,拿到了7位数的年薪,工作很辛苦,生活没压力。但是,在他的内心,还是想出来创业,想自己做点事情。

蒜泥科技:为西安科技创业者打开“芝麻”之门

2013年,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求学的曾凡宏和同伴们一起去了“玄奘之路”。“戈壁挑战赛,全程112公里。这是一条唐朝玄奘的西行之路,在这段路上,九死一生。”在那里,他走了四天三夜,不洗脸不刷牙不洗脚,所有的水、食品全部自带,日温差达30多度,经历了沙尘暴,整个过程非常的艰辛。

这次戈壁滩之行,一是锻炼了身体,养成了锻炼的习惯;二是培养了他的意志力。也正是这次戈壁马拉松,促使曾凡宏放弃了上市公司优厚的薪酬待遇,走上了一条自主创业的道路。

曾凡宏在欧美游学时,先是到了美国硅谷,全球创新高地;随后去了以色列洼地,全球创新工厂。在那里,他第一次看到了科技孵化器,感觉非常好。如今,曾凡宏对入孵企业的选择主要看两点:一是看重人的人品;二是看企业的孵化方向是否和孵化基地一致。只要这两点符合,无论你是一个公司还是一个团队,他都会积极吸纳。

蒜泥科技:为西安科技创业者打开“芝麻”之门

2014年蒜泥孵化器搬迁到西安经开区。如今,由此“毕业”走出孵化基地的企业已超过10家。其中规模最大的一家企业,年利润已经上千万人民币。目前在孵企业还有近百家,85%的企业已经开始盈利,入孵企业吸纳创业、就业人才近2000人。去年,他们又在深圳创办了一家3000平米的科技孵化器。

曾凡宏说:“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孵化器,有些是以孵化器之名做房地产之实;还有一些孵化器纯粹只是做二房东,然后再套取一些国家扶持资金勉强维持生存。而西安蒜泥科技孵化器则完全不同,蒜泥科技和陕西省知识产权局合作,利用专利引源分析为手段,对一个行业进行技术信息和人才队伍的准确掌握,站在行业的制高点孵化企业,为入孵企业提供全方位的服务,打造一个全产业链行业,形成一个具备行业生态圈的孵化器。”

所以,专利引源对孵化器的健康持续发展有非常重大的指导意义。蒜泥科技孵化器选择国内外技术热点,以专利分析为手段,绘制全世界范围的专利地图,划分技术分类体系,滤清技术脉络,从中选择孵化企业的“专向”领域,打造专业核心领域的孵化器;避开技术成熟区的“红海空间”,从技术空白点的“蓝海空间”为参考,结合上下游的技术结构,有引导性的选择和邀请孵化企业,实现在某一热点行业的真正“集聚”;从专利的聚类分析中找到行业专家,组建行业专家库,建立孵化专家委员会,邀请孵化专家定向指导孵化企业;以专利地图为引导,有针对性的鼓励孵化企业进行“知自知彼”的专利布局,以组建 “孵化专利池”,从行业的制高点发展孵化器,同时也是对蒜泥孵化器一笔巨大的无形财富。

高校是创新创业的技术孵化源头,蒜泥科技孵化器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设立了西电蒜泥创客空间,是最活跃的创客团体。鼓励学生拿出创新Idea ,放手尝试,蒜泥提供耗材,校级竞赛获奖有奖金鼓励,参加省级、全国级比赛解决差旅费,获奖同样有物质奖金的回馈。如今,校园发明产品会有三种路径,首先如果产品OK,可以通过众筹平台做生产尝试;第二,可以将产品推荐售卖到对应的科技企业;第三,如果真的想独立创业,蒜泥提供资金等配套支持。

蒜泥科技:为西安科技创业者打开“芝麻”之门

曾凡宏介绍说,他们对孵化企业最大的帮助是创业辅导。通过创业导师对入孵的创业公司进行一对一的辅导,实现导师和创客的无缝沟通和衔接。据了解,西安蒜泥科技孵化器里有20多个创业导师,每个导师都负责几个公司的辅导,曾凡宏本人就亲自辅导4家企业。在西安蒜泥科技孵化器里,导师和创业者关系非常近,“我们是以创业者的心态来为这些创业者服务,因为我自己也是创业者,我们最懂得他们需要什么”。

曾凡宏说,在创业过程中,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需求。创客的前期就是研发,但不知道市场会怎么样,这时候你需要帮他们做一些顶层设计。有个公司“蟹小姐”,在做异地拓展的时候,就找到了曾凡宏。他们在外埠拓展、管理、物流这方面都没有经验,而曾凡宏是这方面的专家,他在全国开过近百家大型超市分店,可以帮助他们做组织架构,做流程设计。曾凡宏的出现让他们少走了很多弯路。

去年统计显示,蒜泥科技孵化基地46%的企业有发明专利,取得专利发明121个,实用新型、外观专利达到900多项。曾凡宏认为,对于入孵企业,最耗精力的是在孵化这个阶段。“我们常把创客比喻成为鸡蛋,我们首先要把金蛋从众多鸡蛋里挑出来,然后孵化出小鸡。在这个过程,你给他的支持越多,成活率越高;到了加速器这个时期呢,是我们最放心的时候,因为这时候他有了一定的免疫能力了,已经自己产生抗体了”。

蒜泥科技:为西安科技创业者打开“芝麻”之门

为了加强国际交流,开拓国际市场竞争力,去年以来,蒜泥孵化器和美国硅谷、以色列洼地、新西兰首都科技中心分别签署了战略合作关系。“中国有很多专利产品在世界认可度比较低,我和他们开展战略合作后,有些认证,比如欧美认证,就可以通过合作伙伴把这些事情做好,原来需要几十万美元,现在只需要几万美元、几千美元就可以了。一旦这项技术被欧美认证之后,在全球的信任度就会大幅提高,竞争力完全不同。再比如像虚拟现实技术,像谷歌8年前就开始布局的AR、VR、MR,已收购几十家公司,中国至少落后三到五年。与他们建立战略合作关系,就能够接触世界最先进、最前沿的技术。”

“科技企业的创业者大多掌握着某种科技技术。然而,在知识、技术呈指数级发展的今天,看似领先超前的技术稍不留神就会被淘汰。如果创业者本身上进、坚持、善于学习的话,我们投资这个人,就不会有问题。”

他在给创业者开会的时候经常讲:“我们的团队在研究某项技术,而可能全国各地有上百个团体也在研究。因此,一定要快。科技创新一定是以‘秒’为单位,一旦慢下来,就有可能被别人领先、超越。”

曾凡宏常给创业者说,要沉下心来,做好技术,做好研究,只有这样你才能走得更远。创业完全依靠融资,是不能长久的。去年,有基金公司给西安蒜泥孵化器估值一个亿,要占10%股份,快签合同的时候,他放弃了。谈起放弃的原因,曾凡宏说主要是两点:一是我本身不缺资金,二是业务还没有完全拓展。

科技公司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呈现几何式增长,爆发式增长,这和传统企业不同,前期投入会比较多。我们看到,孵化基地的办公室都非常的简陋,但“所有设备都是我们自己出资购买的,都很先进”。他们把所有的资金都放到了如何帮助创业者身上。

发表评论
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,请文明发言,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
发布
用户举报
 
感谢您的举报,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,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。
您举报的是
请选择举报的类型(必选)
色情广告假冒身份
政治骚扰其他
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:
   
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462269
0100702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462269